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媽媽守寡難忍求我幫忙止癢 我進入了媽媽 身體里
更新時間:2017-07-03 16:01:11  點擊次數:

  母親的家在蘇北古黃河道岸邊,黃河改道,留下一個高高的坡。黃色的土,天干時細如沙如粉,雨后粘粘連連像和出的稀泥。這里的人們質樸善良猶如這里的厚土,決不隱藏自己的性情,悲傷時毅然決然得發泄,高興時酣暢淋漓得揮灑。

媽媽守寡難忍求我幫忙止癢 我進入了媽媽 身體里

媽媽守寡難忍求我幫忙止癢 我進入了媽媽 身體里

  媽媽的奶奶也就是我老太,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寡婦。二十多歲就守寡,獨自帶著一個男孩在兵荒馬亂中隱忍的過活,躲過槍林彈雨,忍過饑挨過餓。她隱忍堅韌,猶如田野里的野草,堅強而奮進的活著,不管洪澇災害,還是風調雨順,它都昂揚的毅力在那兒。

  好不容易拉扯孩子長大成*人。這個孩子就是我姥爺,媽媽的爸爸。看著兒子一天天長大,老太心里說不出的高興。所有的委屈苦難就像陽光下的雨露被蒸發的一干二凈。

  等我姥爺結了婚,生了孩子,老太就真的老了,像耕了一輩子的老黃牛,沒了耕地的力氣,只有默默地趴在地上等待死神的降臨。但老太不服輸,還是邁著顫巍巍的小腳幫著孫子帶孩子。忙前忙后的,但她心里高興。兒孫滿堂啊!沒想到她也能兒子滿堂,兒子生了七個兒女,她有三個孫子,四個孫女。高興的她合不上嘴,夜里作夢都笑出了聲。

  但就是因為兒女太多,家里非常窮。那時,人窮,天也跟著窮,沒水,到處干得裂開了口子。地里幾乎沒有綠意,收的莊稼都上交了,孫兒們餓得兩眼發慌,睡不著覺。第二天,老太挎著籃子,微駝著背,稀落的頭發挽成了一個小小的發髻。在黎明時分顫顫巍巍地邁向田野,野風吹來,吹亂了她雪白頭發。

  她沒看到一絲綠意,她的眼圈因為一輩子的艱苦勞作而發紅,眼袋特別的大,像鼓起的魚泡泡。她又往前走,到了一塊剛收的玉米地旁。玉米被摘走了,只留下一顆顆玉米秸稈,掛著干枯的葉子在風中抖動,發出刷刷的聲響。

媽媽守寡難忍求我幫忙止癢 我進入了媽媽 身體里

媽媽守寡難忍求我幫忙止癢 我進入了媽媽 身體里

  她走進玉米地,干枯的葉子打在臉上刺撓撓的。她仔細地瞅著,希望能找到一些被人落下的玉米。有時她會用手摸摸玉米秸稈,她不相信眼睛,更相信手,手是不會騙人的。果真有,她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玉米隱藏在寬大的葉子底下。她一邊罵罵桑桑那些干活不仔細的人,一邊又高興地想大叫。孩子們今天可以吃到玉米稀飯了。越往里走越能找到一些玉米。不知走了多遠,已經有半籃子玉米了。

  她想先回家,她弄不動太多。等會兒回到家和她大孫女一塊再來撿。

  那一天,全家人高興得像撿了大元寶,孫兒們吃了厚厚的玉米稀飯。她借口自己年齡大了飯量小,只喝了一點點。看到孫兒們高興的樣子,她躲在屋里偷偷地摸眼淚。

  改革開放了,一派欣欣向榮。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了許多。不愁吃了,老太更加老了,老得就像屋前那棵外脖子槐樹,那棵槐樹因為被雷劈過,削得只剩下一個枝丫,斜著向前,似乎跌倒又似乎努力地掙扎著起來。

  姥爺得了肺癌,這在農村可是等死的病。家里根本沒錢治病,更何況那時農村人最遠的也就是稍大的地級市。所以家里人把姥爺帶到了從來都沒去過的一個大城市:徐州。

  沒幾天就回來了,沒錢,看不起,而且到了晚期,沒必要。姥爺天天喊疼,疼得亂喊亂罵。實在忍不住了,就打一針止疼藥。老太,心疼兒子,一刻也不肯離開。眼睛更紅,眼袋更大了,背也更駝了。

  眼看著姥爺喊得撕心裂肺,讓人揪心。老太恨不得替兒子去死。姥爺身體越來越虛弱,似乎成不到幾天了。老太竟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絕不能死在兒子后頭,白發人不能送黑發人。

  那一天她穿戴整齊干凈,頭發用篦子疏得紋絲不亂,挽成一個髻子。穿上自己一直沒舍得穿的黑色布鞋,尖尖的鞋頭。喝了一瓶農藥后,躺在床上,那是一張破床,要散架的床。好床她舍不得用,因為按照當地風俗死人的床要扔掉的。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