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老丈母75歲還和我做 我和老丈八親密接觸
更新時間:2018-08-10 09:14:17  點擊次數:

 老丈母75歲還和我做 我和老丈八親密接觸

老丈母75歲還和我做 我和老丈八親密接觸

  高處不勝寒,馬二毛渾身發癢,心里毛毛躁躁的,風從窗外吹進來,撩起輕薄的窗簾,刷刷的在馬二毛的大腿間撲來撲去,耳機里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

  像地震似得,一陣桌椅晃動,筆筒里的筆上下左右地悅動搖擺,桌底下牛奶罐子被半曲著腿的馬二毛碰倒了,精致的桌子盯著面紅耳赤的馬二毛,隨著幾聲喘息,馬二毛像泄了氣的皮球似得仰在了椅子上,過了幾十秒,他無力地從桌子上抽出幾張紙巾,把濺到地上的牛奶擦得干干凈凈。

  馬二毛瞇著眼睛,剛用筆記本電腦敲下幾行字,眼皮就耷拉了下來,他趴在桌子上酣睡了一會兒。醒來的時候,墻上的掛鐘已經指向十一點了,他磨磨蹭蹭的站起來,走到廁所洗了把臉,在鏡子里,馬二毛消瘦,頭發微禿,臉面粗糙。

  他關上廁所的燈,聽到一陣敲門聲,他的老丈母娘穿著紅色的高跟鞋,梳著爆炸的碎花頭,用帶著金戒指的左手孔武有力的砸著門,邊砸邊喊:“你給我開門。”

  老丈母娘走進房間,聞見一股單身漢的味道,那是臭鞋子、臭襪子、帶著汗液的襯衫和發了酶的面包,倒掉的方便面,還有垃圾桶里的那些潮濕的紙巾共同升騰到空氣里散發出的味道。

  老丈母娘一邊捏著鼻子,一邊在這個不大的房子里轉了一圈,挺直了脊背坐在那個灰色的硬板凳上說:“你現在就住這兒?”

  “這兒”一詞被老丈母家用尖銳的像長矛一樣的語調分離出來,“你現在就住,這兒?”

  一直蒼蠅在老丈母手邊飛來蕩去,馬二毛仿佛聽見老丈母娘說:“你就讓我女兒住,這兒?”可老丈母娘什么也沒說,只是一直在用手扇蒼蠅。

  馬二毛被這突如其來的檢閱給嚇壞了,他一時說不出話,甚至忘了讓老丈母娘看看自己天堂般的書房,好像這種遺忘很自然似得。就像......每個小貓小狗都有一個自己領地,那里的神圣是不容侵犯和玷污的。

  他支支吾吾的扭過頭看見不遠處的冰箱,輕挪了幾步,掏出一盒帶著剩飯味道的冷酸奶遞給老丈母娘,嘴唇戰戰巍巍的說:“媽,您先喝酸奶,我這就燒水。”

  老丈母娘豎起涂著紅色指甲油的細長指甲蓋兒,附魔般擋住馬二毛遞過來的酸奶,盯著馬二毛鎮定的像老佛爺似得說:“先別急著叫媽。二毛,不是阿姨不給你機會。三年了,你寫出來點名堂了嗎?我看,等你小說寫出來,我女兒都跟我一邊兒大了。”

  馬二毛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似得無力反駁,他確實每天都在寫,但在三年里,他一個有用的字也沒寫出來。他低下頭,手指頭捏著褲邊,說:“媽,就快了,我能寫出來的。一發表,我就能買房、買車,給美晨好的生活。”

  老丈母娘抿了抿火紅的嘴唇說:“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讓阿姨怎么把女兒嫁給你,就說你能寫出來,阿姨也相信,但哪里是那一天呢?你沒看那些藝術家都是死后才出名的。”

  沒等馬二毛接話,老丈母娘瞥了一眼地上的一撮短發說:“難不成你想我女兒和你一塊愁的掉頭發?和你那些破小說一樣,陪你埋進土里?”

  馬二毛剛想張口,老丈母娘沖鋒槍似得烈焰紅唇又說了一句:“你要是真愛美晨,就讓她嫁給一個好的人家,你們這些搞藝術的男人,都是神經病,給不了女人幸福。”

  馬二毛徹底死機了,鄰居的雞鴨從門前經過,咯咯嘎嘎,嘰嘰喳喳的像鬼魅一般縈繞在馬二毛耳邊,他用舌頭舔了一口干裂的嘴唇,像是在沙漠里幾天沒喝水似得,他的身體被蒸干了。

  他用沒有語氣的聲音說:“媽,你今天是來退婚的?”

  老丈母娘一本正經的說:“二毛,不是阿姨狠心,就這一個女兒,他爹不樂意瞧她吃苦,退了婚你也能踏踏實實寫你的小說不是,你家里頭送的禮錢,阿姨都給你帶來了,你收下吧。”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