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嫁給軍人折騰死你 他從部隊回來就一直要 跟兵哥哥做到腿發軟h
更新時間:2019-07-01 08:59:38  點擊次數:

 嫁給軍人折騰死你 他從部隊回來就一直要 跟兵哥哥做到腿發軟h

嫁給軍人折騰死你 他從部隊回來就一直要 跟兵哥哥做到腿發軟h

  那年八月底,我從南國的一個邊陲小城來到了山東濟南,在一個還算入流的大學里學財會專業。我們系里有五六十人吧,男的多,女的也不少。我們住的寢樓里有三四個女生,我的高中時的同學張曉媛也和我一塊兒住。

  不過,不管我們是不是女生,那大學里的第一個節目軍訓課還是免不了要上的。

  張曉媛早上起來后,就把還賴在床上的我拉了起來,她說:“懶丫頭,起來的了,參加軍訓去!”

  我伸了伸懶腰,對她扮了個鬼臉,就爬起來穿好衣服跟她一起到洗漱間洗漱了。洗漱好后,淡淡地化了化妝,張曉媛拉著我說說笑笑地去食堂里吃了早點后,我們來到了操場上。

  說實話,我對大學里安排的這個軍訓從心里不大感興趣。你想啊,一群學生娃娃,搞什么軍事訓練哦,平時注意鍛煉一下就可以了吧。我懷疑如今的高等學府里是不是在作秀,因為一過了軍訓,大學里對學生們的體育鍛煉抓得也不是太緊的。

  不過,給我們上軍訓課的兵哥哥并不以為大學里是在作秀,他對我們要求非常嚴格的。

  兵哥哥叫梁振庭,他是一個標準的軍人,二十八歲了,但給我的印象是,他非常年輕,挺多就比我們這些十八九歲的學生娃娃大那么兩三歲。他身材魁梧,劍眉秀目。

  我們看到他頭上戴的軍帽上鑲嵌著一顆閃閃發光的紅五星,他身穿草綠色軍裝,軍衣上是四個兜兒,他的軍衣的肩膀上清清楚楚地有他的軍銜的標志,他的衣領上有兩面小小的色彩鮮艷的紅旗,應該是領章吧。他精神抖擻神采奕奕地來到了我們的隊列前。他給我們簡單地說了幾句話后,就開始給我們上軍訓課了。

  我們一共五個班參加了軍訓,分成了四個方陣,有打拳的,有練習走正步和跑步鍛煉體能和舞蹈扭腰的。跳舞的都是不能參加軍訓的,讓她們跳一下舞也是不錯的無奈的選項。

  也許是我家有親人在隊伍里當兵的緣故,我對軍人就情有獨鐘地存有好感,我對這個兵哥哥也是心存喜歡。我回寢樓時對張曉媛說:“趕明兒找男朋友,我要找就找像梁教官這樣的男人。”張曉媛笑著啐我一口,她說我是花癡。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我替兵哥哥懸了很久的心。

  我們跑步的方陣里,有一個女生跑著跑著時,人突然暈倒了,全場為之嘩然一片。兵哥哥也愣了一下,他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他掏出手機叫來了120救護車。他托著那個女生進了救護車里。那個女生在他抱托著她往汽車里走去時,她的手垂在她的倒垂著的頭顱下晃蕩來晃蕩去的,看來比死人是多了一口氣還是少了一口氣,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他見我站在汽車旁邊,也不征求我的意見,他就點名叫我和張曉媛也跟著他們一同進到汽車里。汽車風馳電掣地往市醫院疾駛而去。

  在汽車里,他教我給那個暈死過去的女生做人工呼吸,可是我和張曉媛都不會,醫護人員卻默默無言地看著我們,幾個醫生護士也并不上前幫我們一把,他們只是給那個女生打了一支強心針,別的什么也沒做。

  兵哥哥看了看那些人,感到不可思議,兵哥哥說:“這些人怎么能這樣呢?!”他說了后,就毅然決然地用嘴去給那個暈死過去的女生度氣了。

  然而,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那個女生的眼睛睜開來了一下,她還笑著呢。我氣急地走上前去推開他,說:“你不要親她,她是裝的,她根本沒暈過去!”

  我心中好一陣嫉妒,我如果也像這個女生裝一下,此刻他親的就是我而不是她了,可是我沒有她那么勇敢。

嫁給軍人折騰死你 他從部隊回來就一直要 跟兵哥哥做到腿發軟h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