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大叔與剛成年侄女及四個同學 與侄女在一起的夏天 東北大叔和侄女種在黑土地上
更新時間:2019-07-04 10:06:45  點擊次數:

 大叔與剛成年侄女及四個同學 與侄女在一起的夏天 東北大叔和侄女種在黑土地上

大叔與剛成年侄女及四個同學 與侄女在一起的夏天 東北大叔和侄女種在黑土地上

  朋友小涵說,她的侄女侄女婿從美國回國度假,一家人歡樂聚餐。說起這位侄女的經歷,她感慨不已。

  她的侄女是廈門大學的博士,與丈夫是大學同學。兩個人是同屆超級學霸,成績優異的二人惺惺相惜,互相吸引,很自然走到一起。

  侄女博士畢業后在一家不錯的企業做總經理助理,薪資待遇較高,頗受重用。但是婚后不久,因為丈夫到美國留學并取得工作機會,她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帶著孩子跟隨丈夫去到美國。

  丈夫接著又考取了美國的博士學位,如虎添翼,事業蒸蒸日上。侄女在此期間又懷孕生了第二個孩子。現在大孩子12歲小孩子8歲,算起來,她扎扎實實做了10年家庭主婦。

  我不禁對小涵侄女的內心想法產生興趣,問小涵:“她有沒有覺得很糾結?覺得自己很冤?讀書讀到那么高的位置,最后全部放棄,做家庭主婦的生活會不會讓她缺乏價值感?”

  小涵說:“她倒是沒有在我們面前提過,只是侄女婿在吃飯的時候說,你為我犧牲了很多,我知道。我想,他們應該沒有少為這個吵架。畢竟,侄女不是一個普通學歷、沒有追求的女孩。”

  我也覺得,她必然有這么一個思想過程才合理。她當初作的選擇,不一定就能無怨無悔。

  她一定經歷了思想斗爭,利弊權衡。為了愛情、家庭、孩子,她必須取舍。最后的選擇,對于家庭的完整、夫妻感情、孩子的成長、老公的事業發展,無疑都是利大于弊;唯獨對于她自己,是一種莫大的退讓和妥協,甚至是犧牲。

  如果她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是做出了犧牲,反而覺得對自己是一種成全,那么,她必定活得極其幸福。

  如果她一開始就覺得委屈,覺得自己有一種被婚姻、被孩子綁架了的感覺,那么她必定一直糾結,無法釋然。

  除非,她在做家庭主婦的過程中,一直在覺知,一直沒有放棄自我學習和成長,把家庭生活當作自己的階段性事業:我投入這個事業,我也抽出一個空間來做我自己。

  不這樣,或許真的容易在家務中迷失方向,丟失自我。

  前不久,去看望了在山東的表姐,小住了幾天,每當表姐和我說起在北戴河打工的日子,她就想起來種種不幸,她說在記憶里忘都忘不掉。

  時間回到一九零六年,那是個冬天,由于冬天需要取暖,在租住的一個兩間的小房子里,沒有暖氣,靠一個小炕取暖,炕是燒蜂窩煤的一個小爐子,炕燒起來炕很熱,房子小,屋里也不冷,況且表姐和她老公都上班,白天很少在家,女兒在另一個城市讀高中。放寒暑假的時候才回來。

  她們都在北戴河的一個鋁合金廠上班,離租的房子很近,上班騎自行車十幾分鐘就到廠里。租的房子很是便宜,一年租金四百元,鋁合金廠上班是二班倒,早七點到晚七點,晚七點又到早七點,就這樣的來回的倒班,十天換次班要是換班的那天就是十八個小時。

  表姐家里養了一只小狗,晚上在屋里,趴在一個小墊子上睡覺,一天深夜,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她的手機響起,很長時間。這天表姐夫上夜班,她聽見手機響,這小狗在她的頭上叫,瞇瞇呼呼的去拿手機,可是手不聽使喚,忙著去開燈,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滾下了炕,屋里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她跌跌撞撞的打開門,放了一會就又去睡了,白天太勞累的原因,也沒想太多,第二天又去上班了。

大叔與剛成年侄女及四個同學 與侄女在一起的夏天 東北大叔和侄女種在黑土地上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