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我叫孫靜今年40歲 我是女友的衣服孫靜全集 孫靜和外甥全文閱讀
更新時間:2019-07-06 09:52:51  點擊次數:

 我叫孫靜今年40歲 我是女友的衣服孫靜全集 孫靜和外甥全文閱讀

我叫孫靜今年40歲 我是女友的衣服孫靜全集 孫靜和外甥全文閱讀

  新秀這一天拿錯了筆、遇錯了人、看錯了一生。

  周六早上,能獨自一人出來辦事,是有了孩子以來新秀獨享的安寧時光。凌晨的瓢潑大雨過后,路上零星的水洼、門面房頂偶爾落下的雨點、路燈上被晨光照射出光彩的水滴,與新秀一起站在陽光與陰影的分界點,她的心也被分割成了濕漉與干暖的兩端,她看到太陽已迫不及待地想用她強有力的大手撫過這一層不明顯的差異,整個世界都將配合她熱烈赤忱的光影表演。

  一切都讓新秀彌漫著如新生的喜悅,當然不止因為景色,還因她的體檢報告顯示自己非常健康,原來前段時間的各種疼痛都不過是自己嚇自己而已。今天,她便想過來跟醫生進一步確認。及至體檢中心門口,不期而至的一陣風,將樹上沉積的雨水大珠大珠地打在了正從樹下經過的新秀身上。新秀衣服上、頭發上、臉上都留下了這陣風的過往,不過她很不在意地撣下去,大自然真是調皮,不妨將這幾圈水印當做它的饋贈穿在身上。

  來到體檢中心,前臺登記完,導醫過來詢問做什么項目,新秀告知來意是想找醫生進一步詢問一些事情,導醫說醫生很忙,新秀聽出來如果不掛號是拿不到排隊號牌的,新秀解釋得見過醫生才能知道要做什么項目,導醫一個勁兒阻撓這樣自作主張的拜訪,并建議去公立醫院就診。新秀作最后一次嘗試,說得先跟醫生說幾句話,如果他也建議到醫院進一步治療,自己便接受。不依不饒的導醫打定主意不讓她見到醫生。“好吧,既然也沒啥大事,還是放棄無謂糾纏吧。”新秀這樣想著,也就告訴導醫體諒今天周末體檢人多,不再打擾了。那么她特意跑這一趟為了什么呢?新秀覺得自己沒有立場得莫名其妙。

  正準備走時,前臺叫住新秀讓她放下門診的筆,新秀看著自己手中的筆,明明是自己包里一直帶著的筆,前臺非說她從與導醫說話就帶走了,并沒放下來,新秀一翻自己的包,筆果然還在,門診的筆不僅與她的顏色一樣、款式一樣,連筆頭上劃痕的位置都一致。她把兩支筆一起放在手心,恍惚之間竟再也分不清哪支是自己的。她隨便放在前臺一支,才得以走出中心、乘電梯來到地面。

  沒走幾步,她總聽到有人喊她的全名,“俞新秀——”,不緊不慢地從人群悠悠傳入她耳中,每聽一次,她便扭頭搜尋一圈,等到第四聲,她可以確定是有人在喊她。又一聲,她看到一個男人正在撥開最后一層人群側身朝她切過來。

  “天哪,刑大運!你怎么在這兒?”

  大運是新秀的初中同學,整整有10年不見了。她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學生時代,她不禁拽過來那個記憶中的小男孩一番對比——成*人的他長高了但沒突破低矮的分界線,腦袋相對于長大后的身體不像小時候那樣明顯過大,發型一點沒變,像從記憶中的那個小孩整個移植過來的,一身休閑西裝才一下子讓新秀“哧溜”一下放開了那個小男孩。

  “那個……我是這個場地的負責人。”

  新秀是大運的初戀,初中做同學、做同桌,高中后雖在一個學校但不見面,那時候會為聽到關于她的流言而暗自心傷,周末收到她的呼叫電話而激動地赴約,考試放榜看到她遠遠地居于榜首會自慚形穢、又有點專屬的小驕傲,因別人只有羨慕的份兒而自己跟她交情不淺。距離讓模糊的情感在寧靜的守望中初見端倪。高考后,要去不同省份上大學,以后相見更難。除了對她前程似錦的祝福,他曾鼓起勇氣對她表明心跡,她淡淡一笑,說“你像哥哥一樣對我好,我都記得”。他不傷心,他從不奢望成為她的男友,同樣不知道將來分開的路上會有多少遭遇,所以他也不要求自己將這份情感當作必須完成的使命綁在未來的征途中,就這樣淡淡地,作為朋友、甚至作為老鄉都可以。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