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狗狗和凌淑娟第一章 我把自己和狗狗鎖在倉庫里 被狗強了的故事要長
更新時間:2019-07-06 10:04:27  點擊次數:

 狗狗和凌淑娟第一章 我把自己和狗狗鎖在倉庫里 被狗強了的故事要長

狗狗和凌淑娟第一章 我把自己和狗狗鎖在倉庫里 被狗強了的故事要長

  大旺是二灰的導盲犬

  最初二灰是用棍子的,在地面上敲敲打打,出門買個鹽巴都得半天,那天村里的熊孩子狗蛋發了愣勁,玩鬧時搶走了二灰的棍子,二灰失了棍子,坐在地上抹了半天的眼淚,熊孩子他爸看不過去,把二灰扶回了家。

  第二天,狗蛋他爹牽了條狗到二灰家,一來算是好心,二來也算是賠罪。一人一狗就算處上了,后來,大旺就成了二灰的導盲犬,從此二灰出門就不用帶棍子了。但是那天,大旺帶著二灰出門的時候,遇到了狗販子。

  狗販子很熟練的用了一塊下了藥的燒肉,擄走了大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二灰家里常年也見不著油水。

  二灰拿著一條光溜溜的狗鏈,呆站在街邊足足有半晌,要不是隔壁的大娘提醒他,指不定他還等到什么時候呢。

  這次二灰倒沒有再抹眼淚,摸索著自己回家。回家路上,一輛超速超載的大車呼嘯而過的時候,這天就再也沒有人看見過他了。

  第二天,撿垃圾的老頭在路邊水溝里發現了滿身是血的二灰,到這個時候,這人就只有出氣,沒進氣了。

  醫院是去不得的,二灰聽說那地方不管治不治的好,一進去就是先要錢,他省吃簡用這么些年,好歹算存下了一副棺材本,不曾想就快抬到自家門口的時候,人就斷了氣。

  二灰沒親沒故的,村里人的好心人操辦了白事,打了一副薄棺材,葬在了村西頭的荒地里。

  這苦命的人從小就父母雙亡,本還有著一膀子力氣,誰知道二十來歲那年在山里炸石頭的時候弄傷了眼睛,苦點錢不容易,靠著點土方子瞎治,沒幾年,眼睛就徹底的看不見了。

  那年頭,一個瞎了眼的光棍漢子,基本算喪失了勞動能力,能活下來就算不容易,村里有的老人看不下去,也偶爾送點糧食接濟,就這么熬了十幾年下來,四十來歲的漢子,硬是活成了一個滿頭白發的老翁。

  村鄉野地的,一個瞎眼老頭死了便死了,這荒墳也無人照看。不到十天半個月,棺材便叫山里的野狗給刨了,破落的零件被拖出來暴曬荒野,那地頭也少有人去,才半年,野草長的就有半人多高。也不知道最后是誰,收拾了散碎又給埋回去了。鄉里人心大,茶余飯后說這瞎子上輩子是造了個什么孽,這輩子連死都死得不安生。

  沒多久,村里就開始出現了怪事,熊孩子狗蛋不見了,家里找了三四天,最后才在村西荒地里見著,據說那天下午,狗蛋他爹,一米八的漢子,縮著身子坐野地里,看著孩子的尸體看了一下午,最后還是家里人合力把人給架走的。

  狗蛋死的挺慘,肚子里被掏干凈了,半截腸子拖在外面,蒼蠅落的到處都是,稚嫩的脖子上清楚的四個牙眼,看來是一口就咬斷了脖子,方圓百里幾十年沒聽說過有狼了,老人們都說這是山里哪條野狗成了精,這熊孩子遭了罪,給碰上了。也有人嘴碎,說要不是那二灰回來索命了,二灰死的不甘心,人死魂不消,找這孩子當替身呢。

  村里還是有念過書的人的,知道這不是小事,第二天,村里就組織一支安防隊進山找野狗去了,大家都念叨,若這禍害不除掉,保不齊誰家的小子還得遭殃。

  安防隊忙活了七八天,連野狗的影子都沒撈著,反到是打了些山雞野兔的野味回來,那幾天村里一到晚上,家家戶戶的鍋里都飄著野味的香氣。

  又過了幾天,這山里都快搜干凈了,愣是沒看到一只野狗。這天下午,天陰沉沉的,眼見著快下雨了,狗蛋他爹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扛著鋤頭在村里頭四處亂走,嘴里不知念叨著些什么,村里人見他臉色怪異,也沒敢上前搭話。

  等這雨落下來的時候,狗蛋他爹朝天嘶吼了一聲,人模鬼樣的就往村西頭狂奔過去,村里幾個膽子大一點的后生,遠遠的跟著后面,想瞧個究竟。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