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邪惡漫畫之母愛的泛濫 無翼鳥之對母親的懲罰 無翼鳥邪之特殊的母愛
更新時間:2019-09-07 08:41:31  點擊次數:

   篇一:邪惡漫畫之母愛的泛濫 無翼鳥之對母親的懲罰 無翼鳥邪之特殊的母愛

  母親已經八十歲了,自從我參加工作以來,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陪伴過她。趁放暑假,我決定帶她出去走走,我問她:“媽,你想不想出去走走?”母親猶豫了一會兒,說:“你帶我出去耍,來去車費貴,又要花錢……”我說:“媽,你喲,一輩子都在節約,你能花費多少錢?”母親像小孩一樣,坐在沙發上,不言不發。我看得出來,母親知道我在生氣,過了一會兒,她說:“你們實在要帶我出去耍,我想去你四姐家(江蘇常州)看看。”我說:“這才聽話嘛,就這樣決定了。我和哥哥商量一下具體行程,再出發。”母親很聽話,笑了,說,你們各自安排。

  由于我工作忙,我和哥哥商量,由他先將母親護送到四姐家,過些時日,我再去接母親回家。

  7月22日,哥哥牽著母親登上了由達州開往常州的列車。

  母親第一次坐長途列車,終還是有些不習慣。聽哥哥說,一路上,母親躺在臥鋪上,嘴里不停念叨“還有多遠?早知道這么遠,不該去……”哥哥只好哄母親“快了,快了。”經過二十多個小時,母親乘坐的列車終于抵達了常州火車站。

  我聽哥哥說,母親在四姐家待了不到三天,天天吵著要回家,我便給母親打電話,哄她開心,叫她安心在常州耍,等不了幾天,我就過去接他。后來,我聽哥哥說,母親每天都在念叨:“老幺什么時候來接我……”

  7月31日,我和兒子登上了由達州開往常州的列車。我帶了一本《古詩佳話》,兒子帶了一本《查理九世》,一路上,我們躺在臥鋪上安靜地看書,互不干擾,累了,我們就坐在窗邊看外面的風景,或者交流一些有關旅行的話題。晚上十點鐘,車廂里燈熄了,我和兒子倒在床上開始睡覺。

  8月1日,清晨,兒子還在沉睡,我從夢中醒來,列車繼續前行。我站在窗邊,望著移動的風景,心早已飛到了常州。我想,母親的心情和我一樣急切。

  中午12點,我們到達了常州車站,再轉乘汽車(姐哥開車接我們),半小時后,我們終于到達了四姐家。母親見到我們,特別高興,臉上堆滿了笑容。

  8月2日中午,哥哥因事離開了常州,母親,我,兒子,還有三個外侄女(二姐的女兒之前到了四姐家。)繼續待在四姐家。

  第二天,我決定帶他們去揚州玩,我問母親:“明天,我們去揚州耍,好不好?”母親聽說后,連忙說:“我不去,坐車難受死了,你們各自去。”我知道,母親身體大不如從前了,佝僂著身子,走路也特別吃力。既然母親不愿出去走走,那就隨她的意愿吧。我只好把母親留在四姐家(四姐照顧),帶著四個小孩去了揚州城。

  經過一個小時硻n蹋頤塹攪搜鎦莩譴竺魎隆W囈竺魎攏蒙磧誶逵牡氖サ兀艘恢智寰駁母芯酢@捶謎唄繅鋝瘓障恪⒖耐貳⒂衛饋4竺魎率舴鵜攀サ兀蔽一鉤磷碓諉覽齙姆緹笆保穎愎蛟諞蛔鴟鵯膀系乜耐罰鐾庵杜矗哺挪煌5乜耐貳N宜擔?ldquo;你們是好樣的,佛是善良的,你們在跪下的瞬間,說明你們心里裝著的也是善良。”我們繼續在寺園里游覽,每見到一尊佛像,兒子便先行跪下,磕頭,三個外侄女也跟著跪下磕頭,我也跟著磕頭。

  小孩的心靈是純潔的。他們四人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不知什么時候,他們走進了一間屋里,供奉著不同生肖屬性的動物神像,我跟在他們身后。兒子很懂事,說“你們三個跟我來,找和自己生肖相同的動物神像,然后,磕頭許愿……”他一邊說,一邊從包里掏出零花錢(雖然錢不多,可他一直揣在包里,舍不得花。),每個人發一元錢,教他們如何將錢投進“功德箱”里。見狀,我感到特別好奇,又特別感動。是啊,孩子的內心世界是多么純潔啊!我拍著兒子的腦袋,說:“兒子,今天,你表現特別棒,我從你的舉動中發現,你不僅懂得了善和美,還懂得了分享。”兒子轉身對我說:“爸,我身上沒錢了,如果我還想向‘功德箱’投錢怎么辦?”我說:“我包里還有零錢,好像還有硬幣呢。”兒子叫我拿給他,我將硬幣掏出來全給了他,說“兒子,只要你心存善良,并不在于你向‘功德箱’里投了多少錢,而在于你行善的真正動機。”兒子若有所思,仿佛聽懂了我想要表達的意思。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