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欺凌小故事1 5動態圖片 欺凌小故事gif電梯 欺凌小故事全部動圖
更新時間:2019-11-26 09:16:13  點擊次數:

   篇一:欺凌小故事1 5動態圖片 欺凌小故事gif電梯 欺凌小故事全部動圖

  人是最復雜的,人類如果解開了自身之謎,那么宇宙的奧秘就豁然清晰。人們認識他人,往往只落得一個概念——好人或者壞人,甚至有人簡單地用職業劃分,說到教師、警察、醫生……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而提起騙子、商人、性工作者……就會露出鄙夷的眼神,這是人類認識問題局限性,人的復雜性、易變性,用現在任何一種語言都難以清楚地表達。

  不先入為主,而是近距離地察言觀行,才能真正了解一個人。我有這樣的感悟,來源于我的女房客,說起她還得從我在城里買的第一套房子說起。

  1998年,我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做水電工程,公司用一套置換來的二手房抵工程款,在城里有落腳和安身的地方,我欣然同意。這套房子是鹽業公司的公房,改制后分給職工,房主嫌底層潮濕,作價三萬置換給公司。房子坐落于小區中央,樟樹遮天蔽日,東北松直插云霄,非常安靜,樓宇之間距離很寬,是一樓,有一個很大的院子,我非常滿意。拿到鑰匙,打開房門那一刻,一種家的溫馨氣息撲面而來。住夠了鄉下土屋瓦房,獲此居所,我欣喜異常。

  工地上事不多,我常回鄉下,有事才來城里住一晚,大部分時間房子都是空的,那時做工程,時常手頭緊張,我尋思著把房子租出去,只留一間臥室。

  通過中介介紹,不幾天,中介的女老板帶著一位身材高大、面目俊朗的四十出頭的男人來看房,他自稱姓陳。中年男人操著純真的市里口音,看樣子是精明能干的人,隨便看了看房子,表示滿意。中介女老板說要交定金時,他說等搬進來,他老婆來交。我覺得那也無妨。只是有點奇怪,按常理說這樣的男人一般是有居所,為何要租房住?這成了我心里一個小小的謎團。

  次日,陳把被子衣服、鍋碗瓢盆都搬進來,沒有電視、冰箱和洗衣機這些城市家庭必備的電器。等他安頓妥當,我提及房費。他說他老婆回娘家了,明天來給錢,見他如此,我心中不樂,但沒太在意。

  第二天下午,我在房間里看書,突然門被打開,走進來一位消瘦的女人,大約三十五六歲,身材苗條,神情陰郁,面色憔悴,像一朵略顯枯萎的玫瑰。她抱的一著三四歲的男孩。小孩子臉色黝黑,皮膚干燥,神情呆癡。她放下兒子,牽著他走進來,四下看了看,沒說什么,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臨近晚飯時間,我在院子里徘徊,等她出來,心里怨氣逐漸堆積。

  “啪”,門開了。

  我回頭望去,她牽著兒子走出來,無意間瞟了我一眼,若無其事地朝大門走去。

  “你家房費還沒交呢!你老公說讓你交!”我語速有些快。

  “怎么?沒交啊?我昨天給了他一千塊錢啊!看樣子又賭掉了。”她詫異地說。“我明天去銀行取給你,你放心,不會少你錢。”

  “好吧!”我心里不爽,但不好發作。

  女房客踐行了諾言,第二天沒有等我開口,就把房費遞給我。中午,她燒了一桌菜,熱情地請我一塊吃,由于幾次接觸,我對他們沒有好感,所以有些排斥,婉言謝絕她的好意。后來,幾次我回屋,碰巧她吃飯,她都客氣地請我,我照例回絕。

  一天夜里,大約凌晨兩點,我被開門聲驚醒,我聽見他們爭吵著走進屋,開始我沒聽清吵啥,我仔細聆聽,原來他們爭論著某張麻將牌不該打。

  男人氣吼吼地說“怎么打六萬呢?傻子也打不到那上面去啊!”

  “剛有人打六萬,沒人要,我以為這樣安全。就你會打!你怎么輸七八百喳?”女人懟上了。

  “你不也輸了三百多!”

  “十一點多時,我叫你回家!回家!你偏要打!要打!不然,我們都贏錢了!”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