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無法直視的欲望b腐書網 解鎖室友姿勢by公子閑 耽美饑渴受yd受np
更新時間:2019-12-07 09:17:59  點擊次數:

   篇一:無法直視的欲望b腐書網 解鎖室友姿勢by公子閑 耽美饑渴受yd受np

  一陣狂風刮來,卷起了漫天的灰塵。古舊的木棺發出吱呀吱呀的響聲。

  “吵死了。”我揮著手臂,“打擾小爺清夢,咳咳。”空氣里的灰塵撲進口鼻,嗆的我眼淚差點流出來。

  “我這覺睡了多久,空氣里的PM2.5都超標了。”

  我從木館的窗口縱身一躍,落到地面。大街上幾乎沒有人煙,周圍的建筑倒是沒變,但在較遠的地方依稀可見高聳的建筑。

  “回現代了。”我拍拍衣服上的塵土,“也好,古代的馬顛的小爺屁股疼。”

  對了,我叫洛安,一個不明生物,能穿梭古今,但這是我最不可控的能力,成功的概率很小,就是我睡一覺起來的事兒。

  我非常嗜睡,用二十一世紀人類的話說,“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會長眠。”可是小爺我不怕啊,我都不知道自己哪天死,活太久,還要不定時沉睡。

  我不怎么去古代,一是哪些朝代消失太久,在平行時空殘存的能量越來越薄弱,我怕我一去沒準哪天就被封印回不來。再者,我這個手機控,外賣控,網購控,網游控,怎么舍得離開呢,還是現代好啊。

  說起網游,小爺的技術可是一級,經常收錢帶人上分。漂亮妹子嘛,可以打折。但曾經因為一妹子技術太差,不小心把她罵哭了,再也沒帶過妹子。

  或者在你們看來我是游手好閑,沒錯,小爺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閑來還得經營這個木棺。

  木棺,如它的名字,一間在風中搖曳的木質小館,隱于古鎮小巷里,只有有緣人才能發現它的存在。

  登門的常是一些苦難的人,他們被生活束縛,被命運折磨。這樣的人一抓一大把,僅僅極個別的幸運兒才能來到木棺,遇到我。

  選擇標準,也沒什么標準,大概是不可為惡人,然后像搖骰子一樣搖到誰是誰。我不太關心這些,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管這家木棺,莫名其妙的使命。

  天漸漸黑了,暮色里走來一位蹣跚的老人,“喲,這誰啊。”我朝眼前冒著黑氣的大胡子說到,“你個兔崽子,沒大沒小。”

  “裝什么裝,身體硬朗的能打死八頭牛,還裝瘸。”我伸手要拍他的肩膀,哪知他一溜煙的閃進木棺,只留一聲吆喝,“臭小子,進來。”

  我放下僵在半空的手,飛身進了木棺。

  老頭兒皺著眉拍桌子,“咳,看看,你懶成什么樣。”“誒,這可不能怪我,我睡前可是抓了個小廝每日打掃,大概是落在古代了吧。”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再說了,這是我家,你要嫌棄,回你的閻王殿讓你的小鬼伺候,別在這兒找氣。”

  “嘿,你小子,我剛知道你蘇醒了火急火燎的趕來看你,你就這副德行。”老頭兒胡子都氣歪了,“得,懶得跟你吵,每次來都故意跟我吵架,你這閻王當的這么寂寞嘛。”

  “除了你目無尊長,誰敢跟我吵。不過話說回來,你既然醒了,木棺便要恢復運轉了。”

  “是啊,準備搬磚。”我嘆了口氣,“搬磚,干什么,要蓋房子?”

  “噗,我們有代溝。”我看著老頭兒單純的臉龐笑出聲來。

  “不過,萬事當心。”他語重心長的囑咐我。

  “嗯,明白。”

  木棺經營之事便是在蕓蕓眾生里挑幾個苦難之人,以我之力實他們一個愿望。

  我回來接的第一位客人,在半夜登門。

  “叩叩”,急切的敲門聲,換成普通人,可能甚覺不快。

  而我,是個怪物。我盤坐在床上,雙眼空洞。夜里我時常不眠,就這樣,像失了魂魄。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