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觸手妖怪攻x雙性生子受 觸手攻yd受漲奶 yd黑洞受 觸手 木馬
更新時間:2019-12-07 09:22:41  點擊次數:

   篇一:觸手妖怪攻x雙性生子受 觸手攻yd受漲奶 yd黑洞受 觸手 木馬

  畢業歡送會上,童雪坐在最靠邊的位置上,剛剛好可以看到觸手那帥氣的側臉。

  當那燈光閃爍轉化的時候,童雪真的很想很想走上去對觸手說:“能不能給我一個擁抱,一個我渴望了三年的擁抱。”

  可最后的她始終不敢。她一直默默地坐在角落里看著他與別人談笑風生,一遍一遍腦海里描繪他的笑容以及他的溫柔。童雪想,這也許將是最后一次能夠那么近距離的看著他笑了吧。

  其實,同雪已經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是什么時候喜歡上觸手的了。她只知道,等到自己開始留意起他的時候,觸手這個名字便開始在她的心上幽居了。

  整個高中的觸手,仿佛就像是掛在天邊那顆最璀璨的星星,看得見卻又遙不可及。他不僅顏值高,學習成績好,而且打籃球特別地厲害。他是全校女生的夢中情人,也是童雪的神。

  童雪還記得,第一次留意到觸手是在開學典禮的那天。當時他代表全體學生發表講話。

  九月清晨的陽光有點刺眼。

  昏昏欲睡中,童雪只聽見一把格外好聽的聲音,也只是抬眸那一瞬間,童雪便看見了被橙色陽光包圍著的觸手。只一眼,便可萬年,大抵就是童雪此刻的感受吧。

  大半個學期過去了,童雪雖跟觸手同一個班級,但大部分的時間,他們就如同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一樣。

  童雪不像班里的大多數女孩一樣,可以肆無忌憚地表達自己對觸手的喜歡。童雪更加想不明白她們為什么總是可以有一個接一個的問題需要請教觸手?

  反正童雪即便是遇到不懂的題目,她也只會安靜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遍又一遍地演算著公式。

  童雪第一次跟觸手開始有交集的時候,是在第二次月考后的一堂化學課上。

  當時化學老師拿出了月考卷子,他慢悠悠地說:“最后一道題,全校都沒有一個人做對的。卷子也發下來那么久了,你們班現在有誰會的嗎?”

  班里頓時鴉雀無聲。化學老師用余光掃了一眼班里,眉頭一皺突然說到:“第二排倒數第一位睡覺的那位男同學!”

  頓時,所有的目光都往后移。童雪回過頭,便看到觸手正趴在桌子上睡覺。

  他的同桌推了一下他,觸手一臉茫然的抬起頭看著他的同桌。他的同桌示意一下,觸手才把目光看向講臺。

  化學老師伸出食指指向觸手:“對,就是你。上來解一下這道題。”

  觸手很淡定地推開凳子,站了起來。他走上講臺,拿起粉筆看著黑板大約思考了十秒,然后“刷刷”地把這道題的答案全寫了出來。

  寫完后,他特別瀟灑的把粉筆往盒子里一扔,然后站到講臺的旁邊等老師點評。

  化學老師用手推了推金色的眼鏡框,看著黑板上的答案,忍不住拍案稱絕:“這是去年最難的一道奧賽題,可以說做對的人少之又少。”然后笑顏逐開,他拍了拍觸手的肩膀說道:“就算聰明,你也不能這么光明正大地無視我。”

  頓時班里爆發出一陣笑聲。

  觸手從講臺上走下來經過童雪身邊的時候,她的心跳突然玩命加速了起來,她不敢看他,只是假裝很認真地在盯著書本看。

  她的余光瞄見了觸手在她的身邊停了下來,然后用幾乎只有她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同學,你的東西掉了。”

  童雪愣了一下,抬眸看觸手時,只見他很不自然地撇開目光:“凳子旁邊。”

  童雪低頭看見凳子旁邊的姨媽巾的時候,差點沒把頭直接鉆進抽屜里藏起來。真的是太丟人了。童雪的臉一下子漲紅了起來,耳尖仿佛都能滴出血來。

  她慌慌張張低下身子去撿起那礙眼的姨媽巾的時候,不料肩膀不小心碰了一下桌子,桌面上的杯子突然掉下來摔爛了。童雪這回真真切切地能感受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