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情感生活 > 正文
沉欲小西美母秦樹續寫 秦樹小西蘇顏24一37 我的美母校長秦樹結局
更新時間:2019-12-09 09:25:51  點擊次數:

   篇一:沉欲小西美母秦樹續寫 秦樹小西蘇顏24一37 我的美母校長秦樹結局

  案發現場位于紅葉小區的一棟公寓內。報案人是一名女性,她稱自己剛剛殺了自己的丈夫。

  王隊帶人趕到時,大門虛掩著,他敲了敲門,無人應答,他便推門進到了屋里。玄關及客廳的LED吸頂燈全都開著,白色的大理石地磚反射著白色的燈光,屋內亮如白晝,卻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生氣。

  一個女人坐在餐桌旁,低著頭,頭發散亂。她穿著一套粉色睡衣,領口的紐扣似乎掉落了,露出了雪白的鎖骨。她的手中握著一把尖頭西式菜刀,刀頭上還殘留著血跡。

  聽見腳步聲,她抬起頭,左眼角有一大塊淤青,眼球里布滿血絲。然而她的神色平靜,只說了一句:“來啦”,便放下菜刀,站起身,一副釋然的樣子。

  餐桌的另一邊,一個男人俯身躺在地上,手中還緊緊地握著一只拖鞋。警員小陳確認了男人已經沒有呼吸。初步判斷,死因是背部中的那數刀,其中一刀靠近心臟位置,另有一刀刺在了肺部,都有可能是造成死亡的致命傷。

  “是你報的案?”王隊問。女人沒有回答,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人是你殺的?”

  “沒錯。”

  “那就跟我們去警局吧。”王隊覺得自己這話很多余,對方已經自首了,而且顯然沒有打算做任何辯解,可這異樣的感覺讓他渾身不自在,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海綿上,有力沒處使。

  就在這時,他看見屋子的角落里還坐著一個小女孩。看身形女孩大約十一二歲,雙手抱膝,頭埋在手臂里面,一動不動。她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兩條明顯的淤痕。

  “她是誰?”

  “我女兒。”女人答道。“這事跟她沒有關系,你們帶我走吧。”她又補充道。

  “小姑娘。”王隊提高了聲音喊道,家里發生了那么大的事,又有警察進來,她卻絲毫沒有反應,這令他有些不安。

  他示意另一名手下小江過去查看女孩的情況。可就在小江的手剛剛碰觸到女孩的胳膊時,他又猛地縮了回去,并向后退了半步。

  “怎么了?”見到手下這種反應,王隊更加緊張了。

  “哦,哦,沒什么。”小江轉過身,一臉歉意,似是為剛剛自己的失態感到羞愧。

  王隊怪罪地瞪了一眼這個新人,視線移到了他的身下。小女孩已經抬起了頭,黑洞洞的雙目正望著他。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女孩左邊的嘴角腫起,傷口還沒完全愈合,猩紅的血點泛著紅光。她的表情異常冷靜,不,應該說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即沒有傷心,也沒有恐懼,仿佛一潭死水。

  他見過許多孩子在經歷了重大驚嚇后變得麻木呆滯,可絕不是這女孩現在的表情。

  “你一直在這里?”王隊問。他無法藱n瞿憧吹僥懵杪梟繃四惆職終庋幕啊?/p>

  女孩點了點頭。

  “那你能跟我們回去錄一份口供嗎?”

  “要多久?”

  “什么?”

  “錄口供要多久?我明天還要上學。”

  聽了這話,屋內的幾個大男人面面相覷。

  “可能要很久,我們還要安排給你驗傷。不過我們會派人送你回來的。”還是王隊回答了女孩的問題。

  “警察先生,她還是個孩子,我希望你們不要為難她。”女人露出了懇求的神色。

  “我們會注意的。”

  女人名叫秦樹,一到警局她就交代了所有的案發經過。

  她的丈夫名叫劉海濤,經常對她施暴,這些年她都這么忍氣吞聲地活著。今晚他回家時,秦樹正在洗澡,當她洗完澡出來后,卻看見劉海濤正在毆打自己的女兒。因為阻止不了丈夫的暴行,秦樹一急之下就拿起桌上的菜刀刺向了丈夫。當時她腦中一片空白,等回過神來丈夫已經被她刺死。于是她就報警自首了。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