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新聞 > 娛樂新聞 > 正文
謝春花和王碧浪的關系 揭王碧浪謝春花分手原因
更新時間:2017-05-08 17:45:24  點擊次數:

   謝春花,獨立音樂人,唱作人。本名知非,九五后生。自學樂器,寫歌彈唱。行吟四方,路阻無怨。現就讀于浙江工業大學翻譯專業,首張個人發行專輯《算云煙》正在樂童網眾籌。

  企圖精準的描述她和她的音樂風格,卻發現任何詞語的堆砌都是徒勞,詞語猶如一個巨大的海洋,越是渴望取盡所需,就越是達不到那個最真正的目的。本想從“民謠”談起,從“95后”談起,卻發現所謂“民謠”,所謂“95后”,不過是一張張貼在她身上看似精準卻遮住她本真自我的標簽而已。我們唯有撕掉她身上那一張張、一層層的標簽,才能更好地去發現她,理解她,并且愛上她。

  “任何的分類和標簽都僅是一個形式,歌曲總是在唱出來和聽進去這兩個時刻才真正實現了它的價值。”于我而言,好的音樂最重要的就是“走心”。而謝春花便是這樣一個干凈單純、獨立自然的音樂人,一種生活的、詩性的、平和的力量總會在她的音樂里不經意地流露。

  她說:“生活中小小的生命細節,都能打動我。然后我便會用歌寫出它。”

  她說:“民謠不是訴苦,而是訴說。”

  她說:“不作(zuō)是個非常好的品質。”

  “音樂和我的生活息息相關,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要用比例的話,大約占50%吧,剩下的50%,一半給我的專業,一半留給畫畫。”謝春花畫作

  對話謝春花

  下面是獨木音樂和謝春花同學的一段對話,讓我們來走近她的世界。

  Q:是什么樣的契機讓你開始從事音樂創作的呢?

  A:寫的第一首歌是一首英文歌,叫《I'mLeaving》。寫于高中時期,因為自己當時處于心情抑郁想逃離所處的境地。大一暑假是因為我的知己和我提及了寫歌一事,稍作嘗試,從刻意寫歌到隨心而發,自此走上了寫歌的道路。

  Q:作為一名在校學生,父母對你從事音樂創作是持一個什么樣的態度呢?他們有沒有聽過你的歌?

  A:他們的態度都是不要影響學業就好。我不求他們能支持我。但如果能支持我,理解我,那就再好不過。如果不支持我也不會因此放棄,我也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Q:特別喜歡你的《我一定會愛上你》,很好奇你是在是在一個什么樣的情境下創作呢?

  A:這首歌寫于15年寒假末期,那一整個冬天我都郁郁寡歡,因為很多原因——骨折了、失戀了......但是寫這首歌的那天,我正好在重溫許巍的歌,是許巍的《像風一樣自由》讓我重拾豁達和自由的感覺,所以《我一定會愛上你》會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那段時間寫了很多歌,就算曲調是歡快的,歌詞總體走向是趨于低落,比如《雀斑少女》里結尾就是“哥哥他不會來”,還有《唱不了一首歡樂的歌》也是這樣。

  Q:迄今為止所有的作品中你最滿意的是哪一首?

  A:沒有滿不滿意這一說吧,也要看我聽歌時的心境。如果是低落的時候,我會喜歡《荒島》;但是一般情況下我沒有那么多悲傷的感覺,我還是更喜歡類似《一棵會開花的樹》《我一定會愛上你》這樣的,屬于大多數時候自由自在的自己的歌。

  Q:現在你的音樂被越來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和喜愛,同時你也擁有了眾多的粉絲,你覺得自己的生活有沒有發生什么改變?你喜歡現在的這種狀態嗎?

  A:越來越多的人喜歡我的音樂作品,會讓我用更樂觀的態度去面對生活,也會讓我更加有動力去堅持去走音樂這條道路。

  Q:你覺得獨立音樂和主流音樂之間有界限嗎?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歌變成了傳唱大街小巷的主流音樂,你會介意嗎?

  A:有界限。大街小巷也是有區別的,在某個特定的富有文藝氣息的區域的大街小巷和商業街的大街小巷也是不同的。我的歌大多都是我的心情和態度,沒法想象自己的心情會在商業街上被大街小巷的放。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請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歡迎監督。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版權投訴 | 聯系我們 | 公益活動 |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6 茂名信息港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彩客网首页